笔趣07小说网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章

第39章 破产后的争吵(1 / 1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
叶知坐着,霍宥桥站着,要捏他的脸颊是轻而易举的事。他的手已经贴在了叶知的脸颊上,轻轻贴合,随时就能捏起一块。

长时间的相处中,叶知观察到这是霍宥桥习惯性对女儿做的一个亲昵的动作。

除了亲吻额头或者脸颊之外,霍宥桥就喜欢捏女儿的脸颊。当然霍冉的脸肉肉的,脸蛋又柔软,捏起来的手感非常好,不止是霍宥桥这么做过,连叶知都忍不住这样做过。

而叶知的脸蛋不肉,皮肤却很好,细腻又光滑。

但即便是练习,做这样的动作也显得极近亲昵。

叶知的呼吸都快要顿住了,他呆呆看着男人的五官,对方脸上还露出闲适的笑容,好像根本没有察觉到这样有多亲密一样。

是了,他只是把自己当成家人而已。

快要跳停的呼吸又恢复过来,叶知缓过神来,才发现霍宥桥在催他,“拒绝我。”

男人的手指带着灼热的温度,仅仅只是蹭着,就好像要灼伤他一样。叶知仰着脸看着他,全无防备,嘴唇轻轻启成一条线,却没有任何声音吐露出来。

霍宥桥慢慢敛了脸上的笑意,声音有些低沉,“我真的要捏了。”

但即便他的手指真的捏住了叶知的脸颊,他也没有出声,更没有拒绝,只是看着他,用那双温和的眼睛。

在他脸上轻轻掐了一下,霍宥桥收回了手,笑了笑,“你还真是不擅长拒绝。”他忍耐着心底的异样,“走吧,下去吧。”

霍冉一个人在下面,他们不能让她单独长时间待在一处。

他才走了几步,叶知突然开了口:“不想拒绝。”

他声音很轻,霍宥桥却听得清清楚楚,脚步倏地一顿,但很快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前行。

叶知在晚一点的时候将周绍辉欠赌债高利贷的事情告诉了叶婉,叶婉的反应如他所料一样,几乎是立刻切断了通讯,大概是去找周绍辉质问了。而再晚一点的时候,他的通讯器里就收到了周绍辉辱骂的信息。

说他没有良心,狼心狗肺等等,总之骂得特别脏。

这件事大概是叶家坍塌的起始,原本微妙平衡的资金链断开一个缺口,叶家就开始败落了。藏在金玉里面的破棉絮裸露出来,公司入不敷出,被大批供应商追债甚至告上了法院,不久之后,叶氏就宣布了破产。

叶家财产全被查封,就连房子也要面临拍卖。

听到这个消息后,叶知回了趟家。

知晓他要回家之后,霍宥桥问道:“要我陪你一起去吗?”

叶知吓得连连摆手,“不用,不用的。”先不说霍宥桥以什么名目陪自己去,光是他的身份,平常叶婉就努力想要攀交,到了这个节骨眼,霍宥桥要是出现了,他们岂不是把他当成救命稻草一样扒着不放?

霍宥桥盯着他被刘海遮住的额角方向看了看,微微皱起眉来,“你一个人去,确定安全吗

“还是让阿城陪你去?”

叶知被他的气势吓了一跳,往后缩了缩,弱弱地道:“我是听说家里……”

原本的“小白脸”在这段时间老了许多,脸上多长了几条皱纹,头上也增添了白发,而两个眼袋又大又厚,看起来就是一副没有睡好的样子。叶知看得都怔了一下,才开了口:“爸……”

叶暮则是脸色苍白,属于Omega的腺体被摘除之后,脸上那点灵气也黯淡了下来。

周绍辉冷笑道:“听说家里破产了是吧?这是拜谁所赐啊?你这个豪门太太在这段时间活得很安逸吧?今天这是回来看笑话来了?”

花大价钱维护的庭院显得荒芜,当初经常开宴会的游泳池也飘满了落叶,底下都长了青苔,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清理过,而进了屋子后,家里很凌乱,名贵的地毯上甚至掉落了很多垃圾,叶知一眼扫过厨房时,还看到被母亲花高价买的瓷碟都碎在了地上。

原本没什么精神的周绍辉听到这一声喊,视线落在叶知脸上后顿时来了精力,气冲冲地走了过来,大声道:“你这个白眼狼,你还有脸回来?”

到现如今他才彻底明白,这个家中,没

叶知又摇头,“不用了。”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,“他们之间关系不好,要是见面,容易吵起来。”

叶知慢慢站了起来,视线扫过母亲和弟弟的脸,叶婉难得居然没有化妆,素颜状态的她看起来比以前要老了十岁的样子,眼睛里甚至布满了红血丝。她是叶家的继承人,叶家是她全部的心血,到了这一步,她当然比谁都要痛苦。

叶知点点头,“应该是安全的。”

这股嫉恨让叶知不寒而栗。

三个人都盯着他,眼中除了冷漠之外,竟都浮着一层嫉恨。

?”

叶知即便再懦弱,但听到父亲这跟事实不合的言论也觉得难以忍受,忍不住道:“我怎么会是回来看笑话的?我只是看看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。”

房子虽然已经被列为是公家财产,但还是给了叶家搬家的时间期限。叶知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了,进了大门才发现这里跟以前有了很大的区别。

心里尽管对这个家有着畏惧感,也万分不情愿回来,可看到这一幕,叶知心里仍旧有些发酸。

最终还是他一个人回了叶家,也没开车,就坐的环城线。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,天气阴冷,路旁的树上叶子都在晃晃悠悠地掉,衬托着叶家的门庭就更显得冷落凄凉。

“帮忙?你现在知道帮忙?是想帮我们收拾行李好早点滚出中心市是吗?”周绍辉声音更大了,“当初我叫你帮忙的时候你怎么不帮?只要你能找霍家掏出钱来,咱们家就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!你现在居然还有脸回来?”

将倒在地上的垃圾桶翻转过来,又把旁边的垃圾捡进去,还没捡干净,就听到了脚步声响起。叶知抬起头就看到了父亲周绍辉。

他声音太大,把屋子里其他两个人也召了出来。

有一个人把他当成是家庭的一份子。

他的出生就像是原罪,从小就遭受不公平的待遇,要他无私付出,却从不会给予相同的温暖,爱意更是从来没有过,而一旦有了过错,就成了全家口诛笔伐的对象。

而现在明明不是他惹出来的错误。

指尖抵进掌心里,叶知道:“事情的起因不是我,爸,我工作的存款全部都掏给您了,霍家的钱……我确实拿不到。”

叶婉突然开了口:“那是你没用!”

她的声音尖利起来,“我教了你多少方法让你抓住男人的心?结果你呢?一点用处都没有!”她开始大声辱骂,比以往任何一次斥责都要严重,不止骂叶知,也骂周绍辉,甚至连叶暮都不放过。

通过她骂叶暮的话中,叶知发现了一件事。

叶暮被拍下了一段不雅视频。

具体是什么视频叶知并不清楚,只知道不知道被谁弄到的,还在他们小区那块公众屏幕上播放了整整三十分钟,就在两个月前。视频大概很不堪入目,以至于叶婉在这个富人区苦心经营的人脉在一瞬间坍塌,当她到处想要筹集资金的时候,没有人愿意再借给她,也没有人愿意再跟叶家结交。

“你怎么就蠢成这样?霍宥城恨你,你还贴上去做什么?”叶婉气得浑身发抖。

一直白着脸挨骂的叶暮陡然大声道:“是我主动贴上去的吗?不是你暗示要我去的吗?说什么他心里还有我,让我去找他,说不定还能重新要回属于我的位置!你还给了我当初下到霍宥城身上的那种药,谁能想到他那么精明,这次居然识破了,药反而被我自己吃了,然后……然后……”

他眼眶发红,眼中的嫉恨更深了,“说到错误,全家最深的错误就是你吧?”他盯着自己的母亲,一向宠他是宝贝的母亲,在他割了Omega的腺体后,对他的态度一天比一天冷淡,甚至是嫌弃,这样的落差再加上前段时间的“社会性死亡”让他更是痛楚,以至于现在忍不住彻底发泄出来,“要不是你的阻扰,要不是你的功利心,我能过成现在这个鬼样子吗?是你!是你要给我安排一个大我一轮的老男人,我明明根本就不喜欢他,是你势力,是你爱钱爱财,你还逼迫我在没结婚前就被老男人标记,说这样才不怕夜长梦多,结果就因为这样,我失去了我这辈子最好的姻缘!”

叶婉大概没有想到会得到来自最疼的小儿子的责怪,满脸震惊之后,怒气也涌了上来,“我那么苦心筹谋都是为了谁?为了鬼吗?说到底还不是你自己没有弄清楚霍宥城真正的家世吗?”


上一章
目录
下一章

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