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07小说网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章

第16章 夜晚的关切(1 / 1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
他们到家的时候霍冉还没睡,已经洗过了澡,正让王阿姨陪着看电视。听到门响声,她立即跑了过来,先看到叶知,又看到他额角的纱布,欢喜的神色换成了担忧,问道:“知知,你这里怎么了?”

已经六岁的孩子,知道受伤了才会包扎起来的事了。

“不小心撞了一下。”叶知用了拙劣的借口,他无法说出实情,便庆幸霍宥桥一直没有追问。

“知知也太不小心啦,是走在路上不小心摔了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你可要小心一点哦,摔跤会很痛的。”霍冉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嘱咐着,眉眼间尽是认真。叶知心里一暖,蹲在她面前,露出一个真心实意又开朗的笑容来,“我知道啦,我以后会小心一点的。”

霍宥桥猝不及防看到他的笑容,动作都慢了一刻,很快别开了眼,“冉冉怎么还不睡?”

“想等爸爸回来再睡,爸爸今天给我讲故事吗?”

“好。”

王阿姨以前带霍冉的时候在另外的城市,那时候霍冉也小所以住在一起,她是中心市的本地人,回来这里后便每天回家去。见霍宥桥回来了,她迫不及待地告辞下班,屋子里便剩下了三个人。

霍宥桥道:“去躺着吧,饿了吗?要吃点什么?”

“不、不用。”叶知面对他的时候,远不如面对霍冉的时候那么放松。他自己确实有些受不住,所以跟霍冉说了晚安后就进了房间。

慢吞吞洗了个澡,为了不碰到额头的伤口所以没有洗头发,被热气一熏,叶知有种更加眩晕的感觉。他爬上了床,还没关灯,就传来敲门的声音。

敲门声响了两下,不等叶知回应,卧室的门就被拧开了。

霍宥桥端了杯水进来。

在狭小的空间里独处,叶知愈发不自在,他连忙起来,却因为起猛了的关系,眼前又是一黑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霍宥桥已经托住了他的后腰,把他小心翼翼地放回床上。

“谢谢……”仅仅是这片刻的时间,叶知又闻到了那股木叶的香味。

心跳骤然又有些加速。

“喝点水。”

叶知确实渴了,想把杯子接过来,霍宥桥却将杯子凑到了他的唇边,“就这样喝。”

托在后腰的手还没撤离,稍稍用力就能将叶知扶高一点,方便他喝水。叶知心里知道这样不合适,但兴许是确实不会拒绝人,又或者是身体太过疲软,竟真的张开了口,小口小口喝下大半杯温水。

将杯子放到旁边的床柜上,霍宥桥真正抽开了手臂,突然问道:“要让阿城回来吗?”

叶知连忙道:“不用。”他垂着眼睫,掩饰着,“一点小伤,何况他挺忙的,不用打扰他。”

霍宥桥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把他的通讯器在他的枕头边放好,道:“如果有哪里不舒服,随时打电话给我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我半夜会来看你一次。”

“不用了,您也挺忙的……我、我自己能处理好……”叶知声音很轻,“而且我觉得舒服了很多,应该不会呕吐。”

霍宥桥道:“

会让他吃下不那么难受的药的人,只有霍宥桥一个。

细白的指根紧紧抓着他的手掌,叶知的指甲修得很短,所以即便是用了很大的力道,也不会把人掐疼,反倒是他自己手背上的筋骨都显露出来。霍宥桥没挣扎,任他捏着,只是再凑近了一点,近距离看着叶知的眉眼,轻轻叫道:“叶知,叶知,醒醒。”

两个字像是顺着耳朵钻进了心里,叶知喉结一滚,小声道:“晚安。”

霍宥桥道:“很痛吗?”

他走了出去,没多久又进来了,手里端着水杯和药片,“医生说了,很痛的话可以吃颗止痛药。”

被他抓着的手很大很热,掌心并不粗糙,却被他抠出几道红痕来。这使叶知慌了慌,急急忙忙松了手,哑着嗓子道:“对不起,我是不是把你掐痛了?”

他今天从这个男人身上得到的关心太多了。

头太晕了,又痛,痛得额角和额头这一块的筋好像在来回拉锯一样,一跳一跳地疼。后半夜麻药失效后痛得更厉害,但又敌不过那股眩晕感,所以叶知睡得昏昏沉沉的,之前忍耐住的痛楚呻吟在迷糊间都冲出喉咙。

叶知肤色原本就白,此刻更是呈现出一股惨白的颜色,连唇色都是白的。霍宥桥拧了拧眉,轻轻推他,手才碰到对方的手背上,就被叶知反手握住了。

他像捱着痛,也像在做噩梦。

“还好,不用去医院。”叶知想要爬起来,霍宥桥没让他动,“先躺着。”

唤了好一会儿,叶知的眼皮才缓缓睁开,一双黑色的润着水汽的眼珠就出现在霍宥桥面前。

叶知慢慢坐了起来,声音很轻,“

药和水都被递到了面前,叶知稍稍有些恍惚。

骤然见到放大的脸,叶知心跳都漏了一拍,看到男人双唇张合,也花了一点时间才听明白对方说的话,然后他就察觉到自己在抓着对方的手。

在对方的注视下闭上眼皮,叶知的心跳却还在加速,还很吵,吵得耳膜都好像听到了鼓擂的声音一样。叶知努力在控制自己,又希望对方的听觉不要太敏锐,不至于察觉到他的异样。

在他闭上眼睛短短几秒钟后,霍宥桥关了灯,“晚安。”

他还不敢睁眼,听到对方的脚步声远离,听到房门被关上的声音,呼吸间却还萦绕着那股好闻的木叶香味,仿佛对方还留在这个空间一样。

我会来看你。你睡吧,我帮你关灯。”

从小到大,只有霍宥城会把药片扔在他面前,不过那代表的全然不是关切,而是防备,因为都是避孕药。

霍宥桥下半夜来看他的时候,看到的便是冒着冷汗痛苦呻吟的叶知。

他很耐心地等了一会,等叶知的视线慢慢变得清明,才开了口:“很难受吗?要不要去医院?”

霍宥桥知道他这是还没从睡梦中彻底抽离出来。

很温润的一双眼睛,形状并不算特别漂亮,但近距离看着却发现他眼睫很浓密,尽管不是特别长,但浓得密密麻麻,像小刷子一样。叶知平日眼睛里总带着怯意,慌乱、局促、紧张这些都是最常出现在他脸上的情绪,但此刻他眼中却是带点茫然,甚至显露出一股不谙世事的意味。

谢谢。”

低着头不敢看对方,连喝水都是用很小的幅度喝的,因为怕一抬头就让对方看清楚自己红了的眼眶。将药片吞下肚,叶知道:“耽误您休息了,您去睡吧,我没事。”

“想吐吗?”

“没有的,您不用担心。”叶知每一个字都说得很克制,生怕不小心哽咽出声。

“那就好。”霍宥桥把他手里的杯子抽了出来放在一边,“躺下继续睡,我给你关灯。”

无法遮掩,叶知只能躺了下来。霍宥桥兴许看到了他红红的眼眶,又兴许没有看到,无言地关了灯走了出去。

叶知向公司请了两天病假,因为是临上班的时间才请假的,所以主管态度并不好,“回来记得补假条。”

“好,谢谢。”叶知其实有些肉痛,请假的话不仅要扣工资,还会扣全勤奖,这对他来说其实是一笔不小的钱。因为周绍辉三不五时找他要钱或者要他付账单的关系,叶知一直都没有存款,自己的日子也过得相当拮据。

叶知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好,可从小养成的习惯根本无法轻易更改,周绍辉只要厉声命令他,他就无法拒绝。

懦弱到无可救药。

王阿姨在送了霍冉去学校后会回家,然后在下午的时候才会过来做晚饭,因为中午除了周六周末外并没有谁会在家里用餐。叶知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已经九点钟,本以为需要自己做早餐,却没有想到电饭锅里温着有肉粥,旁边还贴了便签条,写了很简短的三个字——记得吃。

后面还写了“霍宥桥”这个名字。

男人长得沉稳英俊,字迹就如同他的人一样,笔锋有劲,透着一股大气的感觉。叶知盯着那三个字看了许久,然后细致地将便签条折好放进口袋里。

吃了粥再吃了药,不知道是不是止痛药发挥了药效的关系,他额头上的伤口真的没那么痛了,叶知就再补了个觉。

醒来时就觉得屋子有人,因为外面有说话的声音。叶知有些疑惑,突然又害怕是霍宥城心血来潮回来了,顿时慌得脸色都白了白,局促不安地坐在床上不想出去。

对霍宥城产生逃避心理这件事,大概是从婚后三年开始产生的。在此之前,叶知也不是没有幻想过能感动对方,他性格本来就好,当了妻子之后更是低声下气的,对方无论做什么要求他都在努力满足,至于家务上,更是勤快又干净,还学了很多菜式,只要霍宥城想吃的话,多晚叫他去煮他都愿意。

但霍宥城并不喜欢他。

冷嘲热讽叶知已经习惯了,并不会觉得太难受,而让他产生畏惧感的,则是痛不欲生的性事。


上一章
目录
下一章

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