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07小说网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章

(1 / 1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热书推荐: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!



“我深爱的这个可爱善良的小姑娘,她叫夏春心。”

夏春心听得早已泪流满面,她从来都不知道祁漾的这些想法,她一点都不知道,她以为祁漾的所有套路都是无师自通,是天生的天赋,她还为他太会哄她开心而有过暗暗的不开心,总觉得他太会撩她,是不是也很会撩其他的小姑娘。

原来不是的,他没撩过别的小姑娘,他每次和她约会前和约会后有过那么多青涩的不安。

原来他和她一样,都有过那么多的紧张和慌乱。

她也曾经在出门前反复照镜子看自己的模样,反复换衣服换裙子,如果出门前接到一通爷爷的电话,她就急得直跺脚,怕迟到,然后飞一样冲出去快速上车去找他,接着在坐上车的那一瞬间,心情开始变得雀跃,嘴角上扬起来和他发微信,笑盈盈说“哥哥,我上车啦”。

见到他之前是满心急切,见到他之后就变成心跳加速,心里不停地有小鹿乱撞,因为他的一个目光而面红耳热,因为他不经意地碰到她手而屏住呼吸,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笑说“哥哥,今天的天气可真好呀”。

原来那时的他们都是一样的。

夏春心哭着捶他,“你为什么才告诉我啊,我都不知道,如果我那天没在放龙灯的时候遇到阿姨,如果没有心疼你,如果我不给你机会,是不是我这辈子都不知道了啊!是不是我就错过了啊!”

祁漾眼里也闪着泪光,擦着她脸上的泪说:“我会追你,会一直一直追你,追你到永远,追到你愿意再给我机会。”

“心宝贝,因为,我爱你啊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  呜呜呜这章写哭了tat

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写哭,泪点太低了我tat

**

还有一个好消息!

《你别咬我耳朵呀》寇哥x栖宝,出版名《明明就是喜欢我》今天上市预售啦!【天宇图书专营店】有预售,前50购买有签名卡~~

今天是2019年12月31日,是19年最后一天,明天就20年第一天啦,感觉寇哥和栖宝预售上线的今天超有意义!开心!!

还有看到这里我们心心和鸭鸭的,看过燃燃和砚砚的,看过寇哥和栖宝的,希望大家都有因为他们而有开心幸福的甜甜心情!!大家新年快乐!元旦快乐!!!

第69章 69求复婚鸭

夏春心和夏从霜两人逛街回来,身后跟着的保镖拎了大包小包很多战利品,结账付款的都是祁漾先生。

但是夏从霜冷着脸,满脸冰霜。

夏春心跟在夏从霜屁股后,哈巴狗一样一个劲儿地道歉和哄着姑姑,夏从霜没搭理她,还烦她似的狠狠瞪她一眼,直接上了楼。

正在兴致勃勃看宫斗电视剧的夏修明抬了下眉,招手道:“心心,过来,怎么惹你姑姑生气了?”

夏春心可不敢跟爷爷说姑姑生气是因为她和祁漾把姑姑给甩开了,打哈哈着说她只是说错话了。

“那就别跟着你姑了,你越跟着,她越心烦。”

夏春心听话点头,然后笑得像朵盛开的花儿似的过来问:“爷爷,你要不要下棋?心心陪你下棋呀。”

夏修明看夏春心这喜气洋洋的状态,就猜出在商场可能发生了什么。

小丫头高兴的模样甜甜的,和前些个月总说自己胃肠感冒不舒服的慵懒病丫头大不相同,此时充满活力,都不像个身体变重笨拙的孕妇,好似重回了青春。

夏修明不舍得扰了夏春心这好心情,没警告她离祁漾远点,拍着大腿起身笑道:“今天下飞行棋,老陈,把骰子和飞行棋盘拿过来。”

“好啊,爷爷,我今天可不让着你了。”

“谁用你让着啊,明明是我让着你。”

夏春心嘴里贫着,笑盈盈跟上,一边叫金燕妮帮她和爷爷拿小吃。

下棋时,夏春心收到祁漾的微信,他发来的是一个表情包:一只鸭鸭扑闪着翅膀捣腾着小脚从远处跑来的动图,配的字是“有空和鸭鸭玩吗?”

这行字不断闪着,鸭鸭的翅膀也不断扑棱着。

夏春心可太喜欢这个表情,长按加入表情包,笑着回他:【没空鸭,再陪爷爷下棋~】

祁漾又发来一只鸭鸭眼角流泪的表情包,表情可怜委屈。

夏春心失笑不止,祁漾也太会用装可怜逗她笑的小伎俩,于是她回了句安慰的话:【等你来了,我陪你玩~】

夏春心都能想象到祁漾收到她这行话后垂眸低笑的模样,粉润的嘴唇笑得闪亮亮的。

在电影院拐角时她哭得厉害,之后看电影时她有一半时间都靠在他怀里小声抽泣,他一直顺着她的头发轻拍她无声哄她,后来她终于不抽抽哭了,也没从他怀里退开,就一直安安静静倚在他怀里看到电影结束,好像突然之间完完全全地回到了他们恋爱的时光,有种吵架后更甜更温馨的美好。

夏修明看得突然来气,用鸡毛掸子敲她脑袋,“笑什么呢,给我好好下棋!”

夏春心忙收回笑,一本正经和爷爷玩飞行棋。

晚上,夏春心洗完澡躺在被窝准备睡觉时,又收到祁漾发来的微信,不是表情包了,是三个表情,微信自带的那种——

【一只鸭】【亲亲】【一颗心】

夏春心被这三个表情给逗笑得前仰后合,祁漾这个总裁能不能有点总裁的样子,居然把表情包和表情用得这么驾轻就熟的,好像还有点可爱,在被窝里笑得被子直颤。

姑姑已经邀请祁漾来家里吃早餐,夏春心就又床上爬起来,特意去厨房和阿姨说,让阿姨隔日早餐蒸一笼芹菜虾仁的小包子。

祁漾爱吃这口味儿,因为她之前给他包过,她不会擀包子皮,在超市买现成的包子皮回来,然后在家剁馅包包子,放进蒸锅里后,她看到蒸锅冒着的腾腾热气时,看到祁漾回家后大口吃包子时,她就觉得生活特美好,祁漾第一次来她家里拜访她的长辈,她就用芹菜虾仁包子招待他好了。

夏家早上七点半准时吃早餐,夏春心今儿乖乖巧巧地坐在餐桌前,满面红光的气色红润,就像新结婚第一天的小娘子,周身还都洋溢着甜蜜劲儿。

夏从霜知道她为什么大早上就一脸热恋脸,面无表情地过去把夏春心头发扒拉乱了,夏春心捂着脑袋愤怒抬头,见是姑姑,大气不敢喘默默忍了。

“今早怎么还有包子?”夏家平时很少吃包子,夏从霜问道。

做饭阿姨笑说:“心心小姐想吃。”

夏从霜瞥了眼夏春心,心知肚明这小丫头在搞什么。

接着没多久,陈保过来说:“夏老,祁先生来了,正开车从院子大门进来,快到门口了。”

“谁让大门放他进来的?”夏修明看向夏春心。

夏春心连忙睁大无辜的眼睛摇头。

夏从霜笑说:“爸,我让他进来的,人家大老远来的,邀请他进来一起吃个早餐,不能总让人家在大门外等着,不太礼貌。”

“我还就不礼貌了,”夏修明道,“陈保,你去和他说一声,今天就不邀请他进来吃早餐了,家里花房需要除草换土,狗窝也塌了需要重搭,家里人都会很忙。”

夏春心:“……”

爷爷这哪里是说家里人会很忙的意思,这明明就是让饿着肚子的祁漾去花房除草和搭狗窝让祁漾干活啊,夏春心安静地抿起不悦的唇角。

然后又想,爷爷大概是把祁漾当家里人……才会让祁漾给家里干活的吧?

这么想着,夏春心的心情又好了,她借着去厨房添汤的由子,拿袋子装包子,悄悄藏进大肚子的衣服里,准备偷摸去花房给祁漾送包子。

藏着包子回到餐桌,夏春心佯装好困打了个哈欠,“爷爷姑姑还有夏总,我吃好了,你们慢慢吃,我回房再睡个回笼觉。”

懒洋洋上楼后,夏春心就快步走到另一边楼梯下去,飞快地去花房找祁漾送早餐。

夏春心前脚刚走,夏修明和夏从霜就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,这小丫头胳膊肘往外拐的愈发明显。

“心心的生日会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夏修明问夏从霜。

“差不多了,”夏从霜担心,“但是,爸,要不要邀请杭笑白?”

“笑白和心心是朋友,心心过生日,为什么不邀请他?年轻人的事,让他们自己解决。”

“行,明白了。”

“还有啊,霜霜,心心这小丫头虽然怀孕了,还是有颗小女孩的心思,喜欢那些粉色的精致小玩意儿,多准备一些。”

夏从霜失笑道:“用不用给她准备满屋子气球啊?就您总把她当小孩,她六月份就要当妈了。”

夏修明斜她一眼,“她再怎么当妈,也是我宝贝孙女!”

“行行行,听您老的,给您的宝贝孙女弄全粉色的。”

夏从霜对老爷子妥协的时候,夏春心已经悄么么地走到花房门口,小心翼翼地开着花房门,往里面探头看。

玻璃花房里面是恒温,四周和房顶都是玻璃,透着清晨的太阳光,照得花房里的花花草草都开得鲜艳旺盛,因是爷爷找设计师专门给夏春心设计建造的花房,里面还有生态园般的设计,比普通花房多出更美的设计感,还有花香萦绕,里面宛若这世界上最美的天地一隅。

而穿一身干净白衬衫的祁漾,就站在这样美的玻璃花房里,挽着衬衫袖口,戴着白色棉线手套,弯腰翻新着花土,双手的手套上沾满了土,侧脸在屋顶阳光的照耀下被柔和出了一圈光晕,是特别岁月静好的一幕。

祁漾似是感觉到门口站着的人,侧眸望过去,随即缓缓笑开,直起腰来冲她歪头笑,“早安,心宝贝。”

花房里很安静,祁漾的这声笑好似混着花香一起飘过来,有点挠人心。

也兴许是头顶的光太灿烂太热,晒得夏春心脸红起来,脸颊一片粉红,“早安,漾宝。”

祁漾的笑声更惬意了,向她招手,“吃过早饭了吗?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?”

夏春心想起早饭来,赶忙走进去,献宝似的从衣服里拿出包子来,“你还没吃早饭吧,我背着爷爷偷出来的,你快吃。”

夏春心的兜像百宝箱,还从里面拿出瓶装鲜牛奶来,又有一颗煮鸡蛋,还给他的煮鸡蛋配了一袋酱油料包。

俩人周围都是祁漾翻出来的土,没有干净的地方可以放这些吃的,夏春心就都捧在怀里,“你快把手套摘了,快点吃,我怕一会儿爷爷又来为难你。”

“你就这么捧着?”

“对呀。”

祁漾低眸往这儿面前的女人,她在家里穿得很随意,就是一条长裙和一件薄开衫,脚上穿的还是拖鞋,微卷长发披肩,纯素颜的脸蛋晶莹剔透,眼睫又长又翘,说“对呀”的时候嘴角向上扬起来,还有怀里抱着给他偷来的早餐,他面前站着的这个小仙女,怎么这样可爱。

祁漾没接这些吃的,实在是好想抱她抱进怀里,接着就这样做了,俯身抱住她,轻轻摇晃。

他的小仙女怎么这样好。

夏春心被抱得仰起脖子,不知道祁漾为什么会突然抱住她,但是他身上白衬衫的味道好好闻,吸着鼻子迷恋地闻着,干净清新。

两个人在花房里拥抱,周围都是各种盛开的漂亮的鲜花,这地点浪漫得难忘。

祁漾的嘴唇贴着夏春心的耳朵,温柔地请求,“心宝贝,我们复……”

他这个“婚”字还没说出来,夏春心肚子里的宝宝这时候突然又动了,感觉到爸爸了似的,在里面翻腾的厉害,夏春心被踹得短促的“啊”了一声。

祁漾瞬间紧张,正要问她怎么了,夏春心就把所有吃的扔祁漾怀里让祁漾捧着,她要掀开衣服给祁漾看肚皮。

小宝宝踹她的时候,她都能看到宝宝踹出来的脚丫形状!特好玩!

“没事没事,”夏春心兴奋说,“鸭鸭,我给你看宝宝的脚!”

可是她穿的是裙子,如果掀起来的话,这画面就很让人害羞羞了,她突然停住。

祁漾捧着早餐,饶有兴致地故意问:“怎么了?不是要给我看宝宝的脚?”

夏春心的脸唰的就红了,双手揣进开衫的大兜里,红着脸往外走着说:“不给看了,你慢慢干活吧,我走啦,还有记得我生日会要给我送礼物啊。”

祁漾刚才还有话没说完,轻声叫住她,“心心。”

心心不好意思了,也不回头,而后突然余光就瞥到玻璃花房外爷爷的身影,她吓了一跳,心惊胆战地返回到他面前,“完了完了,爷爷肯定不让你吃早餐,今天爷爷打定主意要让你饿肚子干一天活,这些吃的怎么办啊?”

</div>

</div>


上一章
目录
下一章

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