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07小说网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章

第四十章不嫁(1 / 1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
料峭的秋雨一直下到了天黑,才刚停,言琛院子外便走来一位俏衣女子。

“大小姐,您有何事?”尚未走到言琛院子门口,言婉便被两个面无表情的护卫给拦下了。

言婉心中微恼,但她并不敢将恼意直接表露出来。

这两名护卫都是言琛从西川带回来的,并不是言府中的普通护卫,平日也不进内院,只在言琛这里守着,可她是言府的大小姐,难不成连自己家中还不可以随意走动?

言婉不愿得罪言琛的人,只能压下心底的怒意好脾气的与那两名护卫道:“劳烦二位通传兄长一声,就说婉儿有事相见。”

那两个护卫对视一眼,其中一个与她说道:“抱歉,大小姐,小公爷未在房中。”

“未在?”言婉一愣。

她明明向管事打听过了,言琛未出府,且这大雨才刚停不久,他会去哪里?

正想着,言琛便回来了。

言婉听到脚步,回头一看,那迎着月色而来的清冷男子霎时映入眼帘,她顿时捏紧了手里的帕子,红着脸向言琛福了福身:“兄长,婉儿……婉儿……”

言婉忽然有些语无伦次,心咚咚直跳。

“有事?”言琛停在言婉面前,淡淡的看向她。

言琛这人只肖往那一站,便给人强大的压迫感,言婉强定住心神,小心的从怀里取出一个绣工精致的银色香囊,向言琛一笑:“兄长,乞巧节快到了,婉儿、婉儿这些日子一直在练习绣技,也为兄长绣了只香囊,兄长可否给婉儿瞧瞧,可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?”

乞巧节的由来如其名,乞巧、乞巧,也叫赛巧,即女子们比拼织绣技巧的日子,有些女子会将精心完成的绣品送给亲近之人,可以是长辈、姊妹、也可是心仪之人。

这个习俗在宁朝延续到今日,便渐渐演化成了情意绵绵的一个节日,许多姑娘会借着乞巧的由头,向爱慕的男子送出自己新手绣制的小物,此法既可含蓄的表达心意,又不会损了女子的名声和颜面,是以许多姑娘到了这日,便会试探一下对方的心意。

言琛瞧着言婉手中那枚香囊,眉头微微蹙起。

言婉的女红做的很好,那香囊上绣着精巧的碧水和风,看样子是精心准备的,与他平日喜穿的衣袍十分相配。

若放在以前,他只会不耻言婉对他的那点龌龊心思,可如今他自己都与亲妹做了不伦之事,再看言婉,便仿佛瞧见了自己,眼中便多了一丝怜悯。

他破天荒的与言婉道了声:“多谢。”

言琛何时与言婉用这样温和的语气说过话?言婉心中一喜,可抬起头却对上言琛依旧没什么温度的眼睛,且他并没有接她这只香囊的意思。

温和只有那么一瞬,言婉很快便又听言琛淡漠的说道:“不过我只懂刀剑,不懂女红,婉妹若请教绣技不该找我,当去找你娘。”

言婉倏地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,她慢慢收紧手中的香囊,忍住满腔的不甘与委屈,今日大概是言琛回来后与她说过最多话的一次了,但她没想到却是这么个结果。

明明那言清漓才与他相识不久,可为何他就能对言清漓百般照顾?她也是他的妹妹,为何他就连一丝温柔都不愿给她?

言琛不再与言婉多言,径直从言婉身边走过,一阵香风带过,让言婉猛的抬头。

这香味……似是药草香,不是言清漓身上的吗?言婉一怔,言琛身上怎会有言清漓的味道?他刚刚可是去看望了言清漓?可若短暂看望怎会沾染上她身上的味道?

言婉是个沉不住气的,当即就质问言琛:“兄长可是刚从叁妹妹那里回来?”

言琛脚步一顿,却并未回头,他今日去言清漓那去的突然,若有心人一查,便可知晓他在她那逗留了许久,为了言清漓的名声着想,言琛又耐着性子冷声道:“不错,被雨绊住了,便与叁妹手谈了几局。”

他的确是与言清漓对弈了几局,不过她棋技太差,棋品更差,动不动就要悔棋不说,还大言不惭的耍赖,在她那里,马不走日、象可过河,着实气人……

他一气之下便没忍住又犯了一回错,拖到了此时才回。

言婉从言琛那碰了一鼻子灰,转头就怒气冲冲的跑去了孟氏面前告状。

“娘!叁妹竟——”

“婉儿!快来!娘正要去找你,有个好事要与你说。”

一进屋,言婉便被笑意盈盈的孟氏给拉了进去,倒叫她一下忘了要说言清漓的事。

“是何好事?”言婉好奇问道。

她近日遇到的接二连叁都是霉事,先是言清漓那个私生女突然出现,抢了她的地位不说,接着又不知她用了什么手段让言琛对她另眼相看。而后一直趾高气昂的朱妙琳却在言琛回京后,突然开始与她走的亲近,时常过府与她说话,可言婉心里清楚,朱妙琳与她说话是假,实则是想见见言琛罢了,她那日忍不住便戳破了朱妙琳的心思,与她闹得不欢而散,随后父亲母亲却又逼着她给朱妙琳道歉。

孟氏已经应下了与陆家的亲事,她将这个“好消息”告诉了言婉,又给她添了一把堵。

孟氏一直知晓言婉的心思,可就是因为如此,她才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言婉走上一条错路,她与言琛可是兄妹啊,怎能……

就因为这,她才这么快就答应了陆夫人。

至于言国公那边,一听说求娶言婉的是陆翰林府上的公子,当即便同意了这桩亲事。

在言国公眼里,陆眉的品行好坏根本不重要,重要的是陆翰林在朝中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,虽说皇上嫌他迂腐不知变通,不太待见他吧,但陆翰林在天下学子心中的地位那是极高的,与陆翰林做了亲家,是件极有面子的事。

这件“好事”对于言婉来说无疑不亚于晴天霹雳。

她根本不想定亲、不想嫁人,更不想嫁给陆眉那样的人。

那陆眉是什么人?家中已经有十八房小妾了,还要成日宿在花楼,动辄就调戏女子不说,还顶着个命硬克妻的八字!

言婉难以相信孟氏与言国公竟想将她嫁给那样的人。

孟氏知晓言婉不会轻易同意,也是做好了要费一番口舌的准备,她将其中利害与言婉细细说了一翻,可言婉仍是却说什么也不肯,哭喊着说若让她嫁给陆眉,她明日便去死。

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孟氏被言婉哭的心软了,她怎会不知那陆眉只不过是仗着家世好。

可她当时被陆夫人那番承诺迷住了心,便先提前答应了陆夫人,人家明日便要派媒人来纳彩提亲了。

这出尔反尔的,有损言府颜面不说,还得罪了陆家。

言婉灵机一动:“娘,不如将叁妹嫁去陆家?”

孟氏怔住,“可是……陆夫人看中的是你,且按照长幼,你这个长姐尚未出嫁,便让妹妹先嫁了人,不合规矩。”

“定亲又不是要立刻嫁人!”

言婉越想越觉得此举可行,她本就瞧着言清漓不顺眼,正好将她送出去,免得她日日在言琛面前晃悠。

“娘,你不是说,陆夫人是与大夫人定下的口头亲事?当年是因大夫人自己没有女儿,这事儿才落在了我头上,可你想想,言清漓如今不是过继到大夫人名下了吗?且她嫡女身份,当与陆家更匹配才是。”

孟氏仔细想了想,却是这么个理。

言婉见孟氏神情松动,便又抱着她哭:“娘,你忍心见女儿被那陆眉糟蹋吗?若是被他克死了,娘就再也见不到女儿了!”

孟氏被言婉这一句激的彻底改变了主意,她摸着言婉的头发叹道:“娘自是不舍得你的。”随后孟氏眼神一狠:“放心吧!娘明日就给陆夫人下帖子,将言清漓那扫把星嫁去给那陆眉!”

一个扫把星,一个纨绔子,当真绝配。

言婉喜上眉梢,抱起孟氏撒娇:“娘最好了,反正女儿死也不会嫁给陆眉!”

……

此时,被孟氏母女无比嫌弃的那位陆家小公子,正不负盛名的出没在盛京城最大的花楼——竭芳楼中。

香闺房门一关,俊俏风流的公子哥转过身,向那不幸沦落风尘、正抱着琵琶紧张不已的年轻女子展开折扇,笑眯眯道:“莺歌姑娘,你这开苞夜,便幸运的要与本公子同过了。”

——【题外话】——

首-发:po18vip.xyz (ωoо1⒏ υip)


上一章
目录
下一章

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