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07小说网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章

第二十章想吃(1 / 1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
因着身处董府的不便,宁天麟与言清漓并未温存过久,待施过针后,言清漓就回了自己的住处。

才跨进院子,一只手忽然如鬼魅一般从身后捂住了言清漓的嘴,她当即摸向腰侧的香囊,准备捏碎里面装着毒粉的香丸。

“是我!”

听到这声音,言清漓扒开捂着她嘴巴的那只手,转身惊道:“……星连?”

少年精致的小圆脸于月色下熠熠生辉,一双眼睛明亮如星辰,脸上是掩不住的高兴,“是我,可算找到你了。”

言清漓一滞,分别时这少年说会来容阳找她,不想他竟真的找来了,可容阳城还封着,他是如何进来的?这里是容阳知府的府邸,有官兵守着,他就没被人发现?

言清漓左右看看,虽说董城给她安排的这院子偏僻狭小,不如宁天麟和言琛住的院子气派显眼,但此时天还未完全黑透,她生怕被人瞧见,二话不说就将星连拉进房中。

一直在房内等言清漓回来的玉竹见她突然带个男子回来吓了一跳,但她很快便认出了星连,指着他语无伦次道:“小姐……他……他怎么来了?”

言清漓看向星连,将问题抛给了他。

星连无辜的眨眼:“我还欠你恩情,你答应我的,让我来容阳找你。”

言清漓扯过一把椅子坐下,扶额叹气,当时她不过随口一应,没想到这世上真有这般认真之人。

“……婢子去外面守着。”玉竹知道言清漓必有话要与星连说,匆匆去了门外望风。

言清漓掀起眼皮向那局促不安的少年瞅了一眼,他还穿着分别那日的藏青道袍,一身灰土,袍角还沾着草泥,似是刚在野地里打过滚似的,倒是那把木剑用黑布裹着,干干净净,一尘不染。

“你怎么进来的?何时来的?如何知道我住在这里?可有人发现了你?”言清漓连珠炮似的问了一串问题。

少年认认真真的一一回答:“我趴在运粮食的车底进来的,晌午便来了,我看到你跟着官兵进了这间府邸,便翻墙进来,又看到你与一个坐在轮椅中的男子见面,后来又瞧见她了,”星连指了指门外的玉竹,“我便猜想你定是住在这里,就一直在这里等着。”

言清漓敏锐的捕捉到其中一句,“等会儿,你刚说看到我与一个坐轮椅的男子见面了?”

少年点头,“是啊,原本我趴在他那间房的屋顶上,可他院子附近藏了四个护卫,我怕被人发现,便走了。”

言清漓眸子危险眯起:“趴在房顶?你都看到了什么?“

这少年的身手她见识过,的确不错,可他竟能让宁天麟的人都没发现他,着实让人心惊。

“我……”少年清秀白皙的脸庞泛起微红,他指了指言清漓的胸脯,“……我看到他吃你这里。”

言清漓脑子里“轰”的一声炸开,糟了,她与宁天麟的关系竟被这少年发现了。

她眼里瞬间闪过一丝杀意,手再次扣上腰间的香囊,正当她犹豫着要不要灭口时,便又见那少年眼里盛满了疑惑的问道:“他……为何要吃你这里?你这里很好吃吗?我可以尝尝吗?”

在星连的印象中,言清漓是个很大方的人,她之前会分他同一张饼吃,想来也是个乐意分享之人。

见那少年眼里尽是天真与纯净,像是朵不染尘埃的温室之莲,言清漓眼里的杀意迅速褪去,转而脸热起来,“你……星连,你如今多大了?你师傅未教导过你男女有别吗?”

少年又一一回答言清漓的问话:“我也不知道自己多大,但师傅说我应当快十六岁了。仙云山上没有女子,师傅只教导我与师兄们山下的女人如老虎,下山后要多多避开。”语毕,他又瞧了瞧言清漓的脸,小声说道:“可我觉得你不像老虎,你比老虎要好看。”

言清漓:“……”

得,这小道士不仅不谙男女之事,想来连女子都没见过几个。

罢了,弄死这样一朵小白莲她着实下不去手。

看着言清漓的目光一会儿凶一会儿软,星连有些不知所措,明明她问的话他都如实回答了呀。

“咕噜噜”——腹中饥叫于此刻乍然作响,在安静的房中无比清晰。

言清漓瞟了那少年一眼,他还老老实实站着,仿若在被夫子训话一般连动都不敢动,她软下语气:“你又多久没吃过东西了?”

星连见言清漓温柔下来,小圆脸上赫然出现两颗小酒窝:“两天。于夫人送了我一匹马还有许多干粮,可是快到容阳时被灾民抢走了。”

言清漓连叹气都懒得叹了,起身去食盒里找了几块未吃完的凉糕给了他:“先垫一垫吧,我让玉竹去厨房弄点热食过来。”

“谢谢!”星连开心的接过,又眼巴巴的看向言清漓的胸,“那我能——”

“不能!”言清漓咬牙打断他的念想,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化身成了一个挽救孩儿误入歧途的老母亲,苦口婆心道:“星连,你是男子,不可随意碰女子的身体,这种话更不可随意对女子乱说。”

星连低低的“哦”了一声,他还想问为何那坐在轮椅上的男子便可以随意吃她那里?但见言清漓脸色不佳,一副随时要揍人的模样,他又不敢问了。

这会儿他仿佛突然参透了师傅所言“女人是老虎”这句话的含义了。

言清漓不能让星连在此久留,给他吃了顿饱饭后就撵他离开,可这少年又开始固执起来,似乎对“向她报恩”这件事有某种执念一般,坚决要跟着她。

言清漓无奈,只能将自己明日离开容阳前往盛京之事告知了他,且她要与言琛一起,着实不方便。

好在少年只是固执,并非听不懂人话,他也懂了自己会给言清漓带来麻烦,便退了一步,答应不会与她形影不离,只远远跟着,不让其他人发现。还言说自己在山上时,时常与师兄们捉迷藏,自己是最会躲的那一个,让言清漓大可放心。

言清漓略一思忖,她到了盛京后除了宁天麟这个盟友和玉竹外,身边连个自己人都没有,星连心思单纯又身手不错,培养培养说不定能为她所用,便应下了。

只不过有言琛在,她并不需要星连远远跟着,便给了他几张银票,又给了他一个地址,叫他明日出了容阳后先买匹马,然后去这个地址等着她,接着又凶神恶煞的叮嘱了好几遍,不可再随意将钱银和口粮毫无保留的分给别人,不然就将他拿去喂毒虫。

星连惊恐的应下了-

翌日清早,董城亲自带人出城相送言琛。为了避嫌,宁天麟并未出现,且他昨日才到容阳,需得留上几日方能离开。

马车行的慢,言琛带着二十个亲随都是骑马而行,言清漓与玉竹在外还是“男儿身”示人,自然也与他们同样骑马。

马儿打着响鼻,言清漓躲在一旁冷眼瞧着董城说些虚伪的官场话,忽听身后传来轰然雑乱的脚步与喧嚣,所有人回头看去,皆愣住。

几乎满城的百姓全员出动,他们聚集在城门口,老的少的男的女的,通通跪拜下来。

“顾大夫!”

“顾大夫!”

“顾大夫我们来送您!”

“多谢顾大夫的救命之恩!”

……

这阵仗连董城都呆住,他身为一方知府、容阳城的父母官都未曾受过百姓如此爱戴,那些感恩戴德的话语中一句也未提到他这个知府大人,一时间董城觉得又怒又臊,连忙喝令官兵将堵在城门口的百姓驱散。

言清漓震惊不已,她望着那些老百姓,有些是她见过的,有些她全然没了印象的,但不管见没见过,他们一个个都神情真挚,你一言我一语的向她说着感激的话,乱七八糟的汇聚在一起,便声势浩大。

她心中突然觉得有愧于这些百姓的感激,毕竟她当初来到容阳的目的,并非真的是为他们解疫症之苦。不过这一刻,她也似乎明白了父亲为何总将“医者父母心”这句话挂在嘴上,为何总要乐此不疲的去救济一些无钱治病的贫苦百姓了。

言琛默默看着这一幕,将目光移到那扮作少年的少女身上。

她朝颜动人,瘦弱的身体挺的笔直,脸上扬起一抹如晨光升起般的明丽笑容,她向那群百姓拱手告别,随即潇洒的打马转身。

言琛眸光微闪,好似有一滴不一样的雨珠悄然投入到心湖,让平静的湖面荡开了一圈涟漪。

“燕公子,走吧。”言清漓心情不错,白色发带于身后飞扬。

言琛敛回目光,向身手一摆手,马蹄声渐起,一行人离开容阳,动身前往盛京。

——【题外话】——

首-发:po18me. (po1⒏ υip)


上一章
目录
下一章

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